马甲叫什么呢好烦恼呢

日记 井贤

阿贤无意间发现井然的胜利日记。

以天为单位,每天上面一半中英意夹杂写着工作上的成果,下面用中文记录着生活琐事。

比如

May 1 在酒吧遇到阿贤,他歌唱得很好听

Jun 1 “ a hundred bad days made a hundred good stories” 阿贤送我的这首歌真有趣

Jun 7 约他出去吃饭,是正式的可以留下来过夜的那种dating。我们约好了周五见

当然除开这些傻乎乎黏糊糊的恋爱记录以外,井然2/3的篇幅还是属于他事业上的成就,学术、阅读和一朵花开,楼下的狗没有乱叫这种更奇怪的小事——只不过这些不在阿贤的关注范围内而已。

他沉迷于阅读井然对他的描述。

“抱住他的时候我在想瑞典的五月节,桦树、大枫树或是山楂树,还有献给丰产女神的花柱。明明那么细瘦,每一寸都是希望。”*

“他总让我想到一千零一夜说不完的故事。舞娘的面纱,金灿灿的第纳尔还有沙丘上的驼队,接吻的时候大马士革所有的玫瑰都开放。”

井然是个过分严肃且不称职的情人。他很少同阿贤直述他的感情,喜欢,爱,想你,想抱着你 and let’s have sex。这本笔记里面事无巨细的关注让阿贤从另一个层面获得了快感的补偿。

于是他开始刻意地希望进入这本笔记并且留意自己是如何反应在井然的记忆中的。

看电视时候纠缠的四肢变成斯堪的纳维亚荒原沼泽上的树林,从大马士革到巴格达的玫瑰都开放,呼吸间比价值千金的香露还要馥郁。

井然画他情动时的脖颈和凸起的喉结,凹下去的腰窝,耸起的蝴蝶骨上长出翅膀,从沙发背上垂下的小腿有细瘦的踝和雕塑一般阿基里斯的弧线,从堆叠的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拽住西装的一角。

下一次让你画城市灯光的矩阵和玻璃窗上的倒影,阿贤想。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发信息问情人几时回家。

这一本笔记本就要翻到头,阿贤咂咂嘴懒得再看,阖上了艺术家游走在艳情和艺术之间的记录。




【写在后面


前晚开坑失败变成艳情文学的一篇,就这样片段消灭它吧🎉

不是傲慢与偏紧(偏紧请移步合集)

这里是不一样的井设和阿贤

这一次不犹豫了不无差了 井贤就是井贤

属于十三号公路的分叉

正文还咩有写,热衷先分叉的我又出现了哈哈哈】
























“阿贤,你发现这本笔记了对吗?”

在阿贤略过没看的最后几页里,井然这样写道:“请继续爱着我吧。”

“这样说来也许你并不相信,就是这些生活细微之处支撑我走到如今。”





评论(13)

热度(192)